Friday, July 19, 2024

中国增加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进口,绿色转型与甲烷泄露矛盾突显

Must read

土库曼斯坦巴尔干普罗旺斯的油井。 图片来自 Wikicommons license (CC BY-SA 4.0)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进口国。进口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分别约占中国国内能源消费约85%、40%和7%;而在全球贸易中,其比例分别约为18%、16%和18%。

一直以来,中国的经济和能源产业都依赖煤炭,因此给中国和其他国家带来环境和健康风险。为了减少对煤炭的依赖,中国国务院在2013年公布了一项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并提出实施“煤改气”和“煤改电”。

尽管中国正在提升国内的天然气和石油生产,但目前仍依赖进口天然气。2021 年,中国对外国天然气的依赖度达到了44.37%。

中国的主要天然气供应国有澳大利亚、俄罗斯、卡塔尔和土库曼斯坦,其中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占中国管道天然气进口的一半以上

土库曼斯坦增加对中国天然气供应

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系统的一部分。图片来自中国新华电视TV  Youtube 频道。

2022 年,土库曼斯坦向中国出口了 350 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超过了俄罗斯。俄罗斯目前是中国第二大天然气进口伙伴,每年向中国出口100亿立方米。而中国为土库曼天然气支付的价格比俄罗斯天然气高出 30%。路透社引述业内人士的话称,由于土库曼斯坦政府坚持“与全球定价惯例保持一致”,中国未能谈判成功。

中国天然气进口包括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LNG)两种。二者区别在于,管道一旦建成,其位置就固定不变,而液化天然气则通过运输油轮运输。2022年,管道天然气进口占中国总天然气进口的 42%

中国新疆的工人在检查中亚天然气管道的一部分,该管道始于土库曼斯坦。图片截图来自于中国 China Global News Network’s YouTube 频道。

土库曼斯坦通过长达1833公里的“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系统向中国供应天然气。这一系统由三条平行的管道组成,分别为A、B和C线,第四条管道D线目前正在建设中,这表明,相比俄罗斯天然气而言,中国将继续优先考虑来自中亚的天然气。

路透社引用一位中国国家石油公司官员的话称:“中亚管道被视为中国能源和地缘政治领域的重要投资。这一供应渠道的战略考量比商业价值更高。”

土库曼斯坦在中国的中亚天然气供应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双边关系对两国至关重要。

2023年5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土库曼斯坦总统谢尔达尔·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握手。在这次会晤中,他们讨论了两国的能源贸易协议等问题。图片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免费使用。

2009年,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签署了一项天然气协议,土库曼斯坦承诺对华天然气出口每年增加30%。牛津能源研究所发布的报告写道:“中国现在已经超过俄罗斯,成为土库曼斯坦天然气业务及其出口收入的主要支柱。”土库曼斯坦政府对经济实行全面控制,国家腐败,监管法规薄弱,因此对于国际投资者而言,土库曼斯坦被认为是高风险国家。而土库曼政府似乎并不愿意改变现状,牛津能源的一份报告指出,“土库曼斯坦超过四分之一的天然气产出都依赖两家外国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马来西亚国油公司。”

土库曼斯坦的出口收入及整体经济显著依赖对中国的天然气出口。2022年,土库曼斯坦对外出口一共为125亿美元,其中对华天然气出口达103亿美元,占比达到惊人的82%。

土库曼斯坦天然气泄漏严重

从土库曼斯坦购买天然气不仅使中国的能源来源更加多样化,还促进中国减少碳排放。相比煤炭,使用天然气产生的碳更少,从煤炭向天然气过渡可以将发电厂和工厂的二氧化碳排放减少近一半

然而,这种转变并非没有风险。土库曼斯坦发生过全球最严重的几起甲烷泄漏事件。2021年,总部位于巴黎的国际能源署发现,在全球所有大型排放事件中,土库曼斯坦对其中三分之一负有责任。据能源专家称,2022年,土库曼斯坦两个主要的化石燃料矿田的甲烷泄漏所造成的全球变暖效应,比整个英国的碳排放更严重。虽然使用天然气对环境有益处,但由于土库曼斯坦难以控制甲烷气体泄漏,这种益处可能因此两相抵消。

专家认为,土库曼斯坦的甲烷泄漏源于石油和天然气管道老化、维护不善,以及在炼油过程中向大气排放的甲烷气体。由于土库曼斯坦是世界上最封闭的国家之一,记者无法独立核实该国是否已开始采取措施,来应对甲烷泄漏。

近年来,人们对甲烷的温室气体效应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当前,甲烷排放大约占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25%。因此,甲烷泄漏威胁了抗击气候变化的努力,并带来重大自然灾害。全世界越来越关注化石燃料生产地点及其管道的甲烷泄漏问题,因为减少甲烷泄漏,很可能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最快、最简单和最便宜的方法。

在2021年格拉斯哥举行的COP26 全球气候会议上,土库曼斯坦总统谢尔达尔·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承诺,将引入现代技术来解决甲烷泄漏问题。他随后制定了实施这些行动的具体规划

但土库曼斯坦的环保人士在匿名条件下向记者表示,其对当局减少甲烷泄漏的承诺持怀疑态度。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在寻求新能源来促进发展,因此,北京对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依赖日益增加。尽管中国的媒体研究机构承认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泄漏问题的严重性,但政府尚未在谈判中公开提出这一问题。去年5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公布了一个协调中亚发展的宏大战略。除了基础设施和贸易之外,习近平表示,应加快中亚与中国之间第四条天然气管道的建设。

中国正从煤炭转向更清洁的能源来源,以实现其宏伟的气候目标。而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储量丰富、供应稳定,因此,中国能源战略转型的关键一步,便是增加来自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供应。

2020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到2060年,中国将实现“碳中和”。自此,中国扩大其太阳能和风能产能供给,以及核能和水电的产能。除了推进可再生能源之外,中国正在逐步停止建设火电厂,使用天然气满足国家能源需求——这种替代方案虽然是过渡性的,但是更直接地减少了碳排放。中国国家发改委是负责国家宏观经济规划的机构,该部委承诺到2030年将天然气使用量提高到一次能源总消费量的7%。今年8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呼吁加强中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表明土库曼斯坦在帮助中国实现环境目标方面起着关键作用。

中国的能源转型已经开始,其正在大力推动使用太阳能和风能,并大量建设核电站和水电站。然而,中国的煤炭使用仍在增长。中国如果希望实现“碳中和”,就必须停止建设新的燃煤电厂,并大量使用天然气和绿色能源方案,来取代燃煤。

用天然气替代煤炭是中国实现气候承诺的途径之一,但改道从土库曼斯坦去进口天然气,这对改善全球气候到底有何好处,仍然值得怀疑。

Lates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