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3, 2024

斯洛伐克总理遇刺未遂为何在全世界引起反响?

Must read

有些事你无法辩驳: 罗伯特·菲佐(Robert Fico)知道如何赢得选举。他已经做到了四次。

你可以辩驳的是:通过什么方法赢得选举才是最重要的。

本周发生的针对斯洛伐克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的暗杀未遂事件揭示了该国深刻的政治分歧。

一边是亲欧洲的干预主义、强有力的反腐防线和新闻自由;另一边是民族主义、反移民和被视为敌人的媒体。

在这片混乱中,其他几位世界领导人可能能从中汲取教训。

官方将菲佐先生遭遇枪击事件描述为出于政治动机。

“但现在这并不重要,”菲佐先生在野时的斯洛伐克前政府顾问米兰·尼克(Milan Nic)说。他认为这次事件不仅是对民选总理的攻击,也是对该国民主本身的攻击。

斯洛伐克内政部长马图斯·苏塔伊-埃斯托克(Matus Sutaj-Estok)周四表示,嫌疑人是一名“独狼”,不隶属于任何党派或团体。

一个人在刺杀罗伯特·菲佐未遂后被拘留在汉德洛瓦市。(Reuters: Radovan Stoklasa)

菲佐先生伤势严重但已经稳定下来,他是一位民粹主义者。人们要么喜欢他,要么厌恶他。

他抨击记者是“有组织犯罪团伙”,抨击移民(尤其是穆斯林),还将同性伴侣领养子女称为“变态行为”。

“他是一个非常两极分化的人物,他当然会推动一些情绪和激进行为,因为这正中他的下怀,”尼克先生说。

“不幸的是,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斯洛伐克。后果是在斯洛伐克,但它震动了整个欧洲和欧洲以外的地区。”

这次袭击是否应该给全世界的政治家们一次极度震惊的提醒?

斯洛伐克即将卸任的国家元首祖扎娜·查普托娃总统(Zuzana Caputova)在事件发生后的数小时内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她说,“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情,以至于我们还没有明白过来”。

“我们看到的社会上的仇恨言论会导致仇恨行为。”

周三,救援人员将罗伯特·菲佐送往班斯卡比斯特里察的一家医院。

周三,救援人员将罗伯特·菲佐送往班斯卡比斯特里察的一家医院。(TASR: Jan Kroslak via AP))

“娴熟的民粹主义者”既受谩骂又受尊敬

菲佐先生并不是唯一一个利用狂热激进的政治风格来吸引选票的领导人。

特朗普凭借“让美国再次伟大”和修建“巨大、美丽”的墨西哥边境墙的承诺赢得了白宫。当他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落败时,他声称选举被操纵。他的支持者冲进了美国国会大厦。

在印度,莫迪将宗教和政治融为一体,成为了多项民调显示的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领导人。这也导致了对少数民族、媒体机构和反对派人士的攻击。

内塔尼亚胡断断续续担任以色列总理一职已超过16年,在此期间却经历了巨大的分裂。批评人士称,他的司法系统改革计划将削弱政府监督。还有加沙战争[也引发分歧]。

菲佐与这些领导人一样善于分裂而非团结,但有一个关键的不同点:他政治生涯的长寿得益于乐于变革的心态。

自1993年获得独立以来,斯洛伐克摆脱了与苏联结盟的历史,重新塑造成了一个现代民主国家。到2004年,斯洛伐克同时加入了北约和欧盟。

菲佐先生自己的职业生涯也反映了这种转变。他在上世纪80年代加入共产党,1992年成为代表该党分支的国会议员,之后与他人共同创建了自己的左翼民族主义政党方向党(Smer)。

“[在他被枪杀时]他正领导着一个由三个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其中包括一个作为初级成员的极右翼政党,”尼克说。

2018年,菲佐先生因一名调查高层腐败的记者及其未婚夫遇害引发的政治危机而辞去总理职务。

他的声望一落千丈。

“我不会离开。别担心,”菲佐先生对时任总统安德烈·基斯卡(Andrej Kiska)说。

他没有撒谎。他成功重建了自己的形象,并于去年9月再次赢得了总理职位。

斯洛伐克新闻媒体 Aktuality 的记者彼得·萨博(Peter Sabo)说:“他是一位非常娴熟的政治家,也是一位民粹主义者。”

“我认为他和他的政党已经看到,那些容易受骗局和虚假信息等影响的人,很容易成为获取选票的猎物。”

斯洛伐克记者彼得·萨博一直密切关注着他的国家的政治。

斯洛伐克记者彼得·萨博一直密切关注着他的国家的政治。(ABC News: Andrew Greaves)

“这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菲佐的成功秘诀激怒了许多选民。

斯洛伐克制止贪腐基金会副主任谢尼娅·马卡洛娃(Xénia Makarová)说,这位领导人咄咄逼人的言辞使这个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两极分化。

她说:“不幸的是,我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袭击事件,因为我们这里以前也经历过出于政治或阴谋动机的袭击事件。”

在2016年欧洲难民危机期间,菲佐在竞选连任,他作为总理抨击了欧盟的移民政策。

“欧洲多元文化的想法失败了,拥有另一种生活方式、思维方式、文化背景,最重要的是宗教信仰的人不可能自然而然地融入欧洲,”他当时说,并指向德国和法国的恐怖袭击事件。

后来,在他作为反对党期间,他将工作重心转向了新冠,并经常带头举行反对政府防疫限制措施的激烈集会。有一次,他被捕了。

与斯洛伐克接壤的乌克兰爆发的战争也为他提供了另一个机会。

他提出的“不再向基辅提供又一轮弹药”的口号深入人心,观察家们认为这是他去年赢得大选的关键原因。这一政策使他与美国和欧盟产生了矛盾。

谢尼娅·马卡洛娃对暗杀企图并不感到惊讶。

谢尼娅·马卡洛娃对暗杀企图并不感到惊讶。(ABC News: Andrew Greaves)

在这一切的背后,他对媒体的仇恨丝毫未减。

2022年,菲佐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他“确信斯洛伐克有一个由记者组成的有组织犯罪团伙”。

今年4月,他领导的政府批准了一项备受争议的蓝图,即取消公共广播公司RTVS,代之以一个国营机构。

虽然许多选民支持这一政策纲领,但马卡洛娃女士认为,这些改革“没有经过公众和专业讨论”。

她说:“重大变革不应该以这种方式进行。”

对于菲佐先生的支持者来说,菲佐是一位自由斗士,他能把事情办好,敢于挑战建制派,也敢于与欧洲的官僚主义作斗争。

而诋毁他的人则认为他是一个用暗语传递政治信息的候补专制者,一心想摧毁他们所珍视的公共机构,并破坏民主。

任何中间立场似乎都已烟消云散。

尼克先生说,过去一周在斯洛伐克发生的事件给其他地方像菲佐先生这样的领导人敲响了警钟。

“任何人都可能遇到这种情况,”他说。

“不幸的是,对政治家的威胁在斯洛伐克变得过于频繁,但没有得到严肃对待。”

相关英文文章

Lates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