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9, 2024

是什么推动了我们的通胀?进一步加息能解决问题吗?

Must read

经过13次加息,并令房贷还款额一路飙升后,我们仍然面临通胀问题。

其实,这就相当于17次加息。澳大利亚联邦储备银行可能在13个不同的场合提高了利率,但其中有几次是双重加息,加息幅度是正常加息0.25个百分点的两倍。

或许在平行宇宙中,这种做法会让经济陷入失控,导致大批工人领救济金,房地产市场崩溃,打压下去的物价一路疯涨。

诚然,最近一个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仅为0.1%,勉强维持在增长区间。

但就业市场虽然有所放缓,表现却仍然异常强劲。房地产市场蓬勃发展,通货膨胀仍然以令人不安的危险速度发展。

去年年底,物价上涨速度开始大幅放缓。

但从那时起,物价上涨的速度就再也没有减慢过,最新数据显示,物价的年增长率仍保持在3.6%左右。

这与澳大利亚央行设定的2%至3%的目标区间相去甚远。

根据各种旁观事态的评论家的观点,要解决这一困境,需要央行行长米歇尔·布洛克(Michele Bullock)和她的团队再次出手加息,以刺激经济。

澳大利亚央行行长布洛克并不是在与一场典型教科书式的通货膨胀作斗争,尽管经过了17次加息,但一些经济领域的支出仍拒绝下降。(AAP: Dean Lewins)

出了什么问题?

也不是所有地方都出了岔子。通胀率自2022年底达到7.8%的峰值以来已经下降了一半多。因此,不可否认,加息确实非常有效,至少直到几个月前,。

但很大一部分问题在于,我们并不是在与一场典型教科书式的通货膨胀作斗争。

通常情况下,当有更多的资金在追逐数量有限的商品和服务的经济体中流动时,物价就会上涨。

而解决这一问题的标准方法是通过提高利率或增加税收来移除部分多余现金,从而使系统恢复平衡。

这就是澳大利亚央行在做的事情。但从一开始,他们就遇到了困难。早期的通货膨胀是由于供应短缺而非需求过剩造成的。

导火索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能源价格飙升,继而疫情后全球贸易在混乱中恢复正常,而这场疫情几乎造成了所有商品的短缺。

两年过去了,我们仍在苦苦挣扎。

根据澳大利亚央行行长的说法,尽管许多家庭因加息而承受着极大的经济压力,但总需求仍然大于供给。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有许多家庭,大多是上了年纪、家境殷实、几乎没有负债的家庭,他们在整个通胀风暴中怡然自得,花钱如流水。

进一步提高利率不会影响这部分家庭,就像之前的17次加息几乎没有影响一样。

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政府向经济注入了大量资金,使家庭储蓄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约占可支配收入的24%,其中许多老年家庭是这些资金的受益者。

尽管利率上升给许多家庭带来了巨大压力,但不再需要支付房贷的人士仍继续大把花钱。

尽管利率上升给许多家庭带来了巨大压力,但不再需要支付房贷的人士仍继续大把花钱。(ABC News: Danielle Bonica)

人口增加但住房不足

在本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布洛克女士继续强调“总需求”一词。

最后,她被问及移民问题以及移民在通胀难题中所扮演的角色。

她解释说,在疫情之后,新工人的迅速涌入缓解了劳动力短缺,增加了供应。她解释说,这是一件好事。

但是,去年50多万人的到来给经济,尤其是住房带来了压力。这有助于提升房地产的价值,也是房租飙升的主要原因,一些州府城市的房屋空置率不到1%。

租金增长是持续通胀背后的推动力之一。虽然今年租金增长有所放缓,但它仍然是我们所经历的“粘性”服务通胀的关键因素。

鉴于每个人都需要有个住所,所以提高利率对抑制房地产市场的巨大价格压力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只要住房供不应求,房租就会不断上涨,通胀也会水涨船高。

如果说有什么影响的话,那就是,提高利率已经使新建住房的需求降至十年来的最低点,这意味着住房供给将进一步落后于需求。

电费和保险费是另一个主要推手。这两者都与气候变化有关。同样,无论利率提高多少都无法化解这两个问题。

人口的快速增长维持了经济仍在增长的假象。但这只是符合定义:增加人口会促进经济增长。其实,人口增长远远超过了经济增长。

过去几年里,租金上涨的压力一直是推动通货膨胀的棘手因素。

过去几年里,租金上涨的压力一直是推动通货膨胀的棘手因素。(ABC News: Jack Fisher)

未来怎么办?

这就变得棘手了。

如果您听信了那些要求进一步加息的呼声,那么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就是罪魁祸首。超额支出和巨额赤字让澳大利亚央行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在前任政府连续十年出现赤字之后,阿尔巴尼斯政府在连续两次出现盈余之后,最新的预算预计将出现赤字。

然而,造成这一赤字的主要原因是第三阶段减税。这些减税措施将在未来一年为经济注入约200亿澳元,但对其影响却鲜有研究。

有趣的是,许多现在指责政府对财政不负责任的人都是减税政策的最大支持者,这些减税政策最初是由特恩布尔和莫里森政府制定的,当阿尔巴尼斯政府宣布重新设计减税政策并将减税优惠扩大到低薪工人时,这些人都发出了尖锐的抱怨。

但毫无疑问,这些措施至少会在一定程度上引发通货膨胀,除非许多家庭将大部分额外现金存入储蓄,或用于偿还债务或结清未付账单。

如果这些钱被花掉,可能会导致消费再次激增,而这或许正是澳大利亚央行通过提高利率进行报复所需要的一切条件。

相关英文文章

Latest article